揭黑社会暴力贩毒黑幕,其主脑被处死刑
2020-07-06

  

  导语

 

  贩毒,是一种见不得阳光的罪恶行径,通常在地下进行,隐蔽性极强。

  但现实中却有一位大毒贩,一年多“贩毒”三十余公斤,微信接单后就派马仔送“外卖”,直接将毒品丢在路边。

  不管谁想买毒品,他来者不拒,而且不怕赊账;谁想为他效力,就算是逃犯,他也敢收

 

 

 

  2020年6月29日,因触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贩卖、运输毒品罪、非法拘禁罪、寻衅滋事罪、聚众斗殴罪、故意杀人罪、故意伤害罪、强奸罪、非法持有枪支罪、诈骗罪、开设赌场罪等14个罪名,主犯曾德洪被判死刑,立即执行。
  此外,被告人王承先被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;两名骨干成员被判死缓;另有5人被判无期,8名黑社会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十二年至二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  “他们贩毒就像卖大白菜一样。”记者实地采访湖南省娄底市检察院检察官,挖掘78万余字专案组审查报告背后的故事,还原以大毒贩曾德洪为首的黑社会组织的犯罪轨迹。

 

 

  6月29日,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曾德洪等17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

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。陈晓明摄

 

  贩毒以前:17岁吸毒“混社会”,开设赌场“二进宫”

  行事高调、敢于逞勇斗狠,是许多人对曾德洪的印象。
  家人要求他向女友退亲时,他曾剁下一根手指以示拒绝。一名在看守所的毒贩听说曾德洪“进军”毒品市场后,为避免和他打交道,就逐步将自己的“贩毒事业”向外地转移。
  时间拨回1996年,17岁的曾德洪开始吸食毒品,之后在山东济南、浙江宁波等地“混社会”,后又到过缅甸,26岁时回到老家湖南新化。在这里,他先后遇到了两个改变他一生的“老大”。
  2011年9月,曾德洪跟随一名“恶老大”开设赌场,在当地树立了“德哥”的名号。2012年,该恶势力团伙被警方摧毁,曾德洪也因此锒铛入狱。经过近两年的改造,曾德洪刑满释放,却很快又因再次开设赌场被判刑。
  尽管如此,“德哥”的“威名”仍在江湖上流传。一位大毒贩袁某某(另案处理)对他青睐有加,想将他收归麾下,于是在曾德洪服刑期间就开始送生活费示好。等到他2016年10月出狱后,资助他开设赌博游戏机室。
  没过多久,袁某某感觉贩毒的风险太大,希望由曾德洪出面顶替自己的名声贩毒。曾德洪作风霸道,迅速在当地的毒品市场树立了自己的名声,但他逐渐不满足于被袁某某控制,希望真正自立门户。

 

  收逃犯当马仔,微信接单“外卖”毒品

  2017年5月,曾德洪开始寻找稳定的大毒品货源,与多名贩毒人员约定进行毒品“包销”,有时开车去某地面交,有时通过快递等方式“进货”,让上家将毒品夹杂在其他物品中直接寄送。
  与此同时,他还网罗一些吸毒、贩毒人员为手下,对逃犯也来者不拒,明知两位马仔被网上追逃依然收留他们。

 

  2020年5月14日,主犯曾德洪受审。柳勇摄

 

  曾德洪带领的贩毒团伙日益壮大,最后发展为10男6女,其中有5名为90后,最小的是一位98年出生的姑娘。他们贩卖毒品、开办赌博游戏机室、开设网络赌博平台和诈骗平台,攫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。
  其中,让检察官印象最深的是他们颇具“个性”的贩毒行为--
  娄底市检察院公诉处检察官助理康镇泓对记者说,“只要有人找曾德洪买,不管是谁都敢卖,来者不拒,贩毒就像是卖大白菜一样。”
  他们贩卖毒品习以为常,经常开着车就去‘送外卖’。”娄底市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、员额检察官谢凯拓透露,一个团伙成员自认为贩毒模式像外卖跑腿,通过微信接单再开车跑腿送货,但约好交易地点后不会直接接头,而是将毒品随手丢在一般人不会注意的地方,比如路边的花坛、草丛里,或是汽车轮胎下等等,再传照片或者视频指明具体位置,“他们觉得这样比较安全。”
  “被抓之前,他们基本上每一天都在贩毒,马仔们每天都要送货,已经算不清楚自己贩卖了多少次。”谢凯拓表示,贩毒频率如此之高、作案手段如此高调,十分罕见。

 

  暴力贩毒:先赊账再讨债,每个马仔都吸毒

  “如果被抓了,哪里抓哪里断。”记者了解到,在这个犯罪团伙里有一些不成文的组织纪律和规约——“尊卑有别,哥就是哥,嫂就是嫂,小弟就是小弟”“搞架不要怕事,要搞一定要搞赢”“不该问的不要问,不该讲的不要讲”,整体架构层级明确,不同马仔的直接领导也不同。
  如果有人违反组织纪律,就会被辱骂、殴打或开除。
  除此之外,团伙内部还讲究“团结”。
  大部分的非法收入,都用于支持组织成员的活动——购买枪支、弹药和刀具,购买和租用车辆,发工资、提供生活费,慰问组织成员和家属,组织手下人员聚会,承担被查处时出面“找关系”的费用等。
  “他们攫取到的利益,最后都回归投入到了这个犯罪组织本身,成为了一个以黑促毒、以毒养黑的循环。”康镇泓感慨道。
  据介绍,该犯罪团伙最大的一项支出是为自己人免费提供毒品吸食,因为团伙里每一个人都吸毒。第二大项支出是租房和开房,曾德洪在高档宾馆开房容留马仔们吸毒,同时还为他们租赁了10余处房屋,大多位于临近KTV、超市、幼儿园的交通便利地段。
  正是仗着手下的马仔众多,曾德洪甚至允许吸毒人员购买毒品时赊账。“多数毒贩都怕钱要不来,他却允许别人先拿货,因为随后就会让马仔直接上门讨债。他们的车上随时都放着砍刀,催债用的。”谢凯拓介绍说,大多数吸毒人员都没有什么经济来源,毒贩也不会公开组织大量人员参与贩毒,一般都喜欢小规模地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”。

 

2020年5月14至15日,由娄底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曾德洪等17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

性质组织等罪一案在法院开庭。柳勇摄
 

 

  2018年3月至5月,袁某某及另一贩毒团伙头目分别被抓。曾德洪得知后并没有收敛,反而认为是一个侵占市场的好机会,对当地冰毒、麻古市场的控制力达到顶峰,并不断向周边乡镇、长沙等地辐射。
  该犯罪团伙以暴力、威胁手段为依托,称霸一方,肆无忌惮地暴力威胁吸毒人员、上线的毒贩,对当地的毒品管控形势造成重大影响,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。

 

  残害群众:强奸杀人非法拘禁,吸毒人员深恶痛绝

  检察机关查明,该犯罪组织为树立非法权威,维护其非法利益,为非作恶,欺压残害群众,有组织地实施了违法犯罪活动共88起。除了贩卖、运输毒品63起,该团伙还涉嫌非法拘禁、故意杀人、强奸、非法持有枪支、开设赌场等15个罪名。
  比如,在寻找稳定的大毒品货源过程中,曾德洪被刘某某、肖某某骗过毒资,始终耿耿于怀。
  2017年7月,肖某某被其带着手下持枪、匕首和木棒进行殴打、恐吓,并被关在汽车尾箱中。曾德洪还多次扬言要搞死刘某某,当得到刘某某现身消息时,他立刻纠集手下携带砍刀、匕首赶往集合守候,还安排手下拿出刘某某的照片给其他人辨认,嘱咐道“以后谁发现刘某某,就先搞死搞残再说”。检察机关认为,此举涉嫌故意杀人罪的犯罪预备。
  此外,曾德洪还曾强迫女子王某为他人提供性服务,王某不从,他便以言语威胁将其强奸,再通知他人进房间与王某发生性关系。……
  这些犯罪行为令人咂舌,许多吸毒人员的亲友得知曾德洪被抓后拍手称快。一位吸毒人员在狱中向检察官哭诉,因为沾染毒品把工作弄丢了,后来才深切认识到贩毒团伙的危害性,希望司法机关严厉打击。

  黑社会组织为什么能长时间盘踞在当地县城,实施如此大规模的公开贩毒,并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?检察机关办案时发现了国家工作人员被腐蚀、拉拢的线索,现已移送给纪检监察机关。
  审讯中,曾德洪承认了大多数的犯罪事实,却不认为自己涉黑。对此,谢凯拓解释道,“曾德洪纠集、豢养了一批马仔,一年多时间内,在新化县城及周边地区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88起,称霸一方,对该地区毒品领域形成非法控制,严重破坏当地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,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、经济、行为、危害性四大特征。”
  “是黑恶犯罪的一个不放过,不是黑恶犯罪的一个不凑数。”谢凯拓还提到,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二十余人中,有6人并未认定为黑社会组织成员,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归属于该组织管理,比如被告人王承先与曾德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,另有5人(另案处理)为贩毒的上线。
  历时大半年的审查起诉,汇聚成上千页、78万余字的审查报告,这背后是检察官默默付出的心血。
  对于谢凯拓来说,大半年没有周末,经常加班到凌晨后就睡在单位附近。“家人刚开始会有一些怨言,后来才慢慢理解。”3岁女儿对他的生疏感,才是让他觉得最不习惯的改变。

 

2020年5月14日,娄底市检察院检察长李芳芳依法出庭支持公诉,

该案由湖南省检察院、湖南省公安厅联合挂牌督办。柳勇摄

 

  “这是扫黑除恶斗争开展以来,娄底市第一起较大的涉黑恶犯罪案件。当时公安机关移送案卷材料130余册,案件事实达上百起。”主动要求担任该案主办检察官的娄底市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李芳芳说,“这类涉黑涉恶案件动摇地方治安,影响人心向背,应该从严从重惩治,老百姓也希望我们严肃查办此类案件。”
  办案之余,娄底市检察院持续关注毒品治理问题,结合近三年来全市毒品犯罪案件办理情况,向娄底市禁毒委发出检察建议,要求加强对涉毒高危人员的帮教管控,加强对涉毒隐患场所的管理力度。目前,娄底市禁毒委已据此制定专门方案,采取针对性措施,进一步堵塞毒品治理的漏洞。


 

【来源:正义网】